欢迎光临进入昆明市西山起点养成教育培训学校! 孩子叛逆怎么办| 沉迷游戏| 早恋网恋| 厌学辍学| 行为矫正学校| 收藏本站 常见答疑 联系我们
当前位置:早恋·叛逆·厌学·特训学校· 昆明起点教育学校 > 行业资讯 > 少年被骗入碰瓷团伙:碰瓷时我害怕真的就死了

少年被骗入碰瓷团伙:碰瓷时我害怕真的就死了

时间:2018-7-11 18:19:06 阅读:

  离家第二天就想回家,但自尊心让他越走越远


  4月2日,13岁的夏飞(化名)偷偷拿了家里2000多元钱,然后离家出走,离开家的30天里,他辗转到了南昌、福建、广州、东莞等地,最后流落到四川,被骗加入“碰瓷”团伙。在一次失败的“碰瓷”后,被同伙抛弃,流落街头,被警方发现后带回派出所。寻找到父母后,他因害怕丢脸,拒绝回家。在见到父母的那一刻,一家人哭成一团。最终,在姐姐的劝说下,夏飞决定回家了。


  或许多年以后,夏飞会回想起少年时期的这段经历。5月22日晚,接到记者的电话时,这个13岁的男孩已能平静地回忆过去一个月的经历。


  他说,这一个月经历的,比自己过去13年所经历的都多。“其实,在离家出走的第二天,我就想回家了,但觉得太丢脸又怕挨打。”父亲夏离说,孩子这次回家后比之前懂事多了,他们也在尝试改变对孩子的教育方式。


  A 出走


  一趟“危险”之旅


  回忆起离家时的情景,夏飞说他后来想过很多次,还会觉得后怕。但当时只想到一点:“那肯定是一场精彩的旅程”。不过,他万万没想到,这竟是一趟“危险之旅”。


  成绩下降屡遭呵斥,他想看看外面的世界


  离家前的夏飞,在江西景德镇最好的初中读一年级,与读小学年年名列全班前三名不同,他觉得学习有些吃力了。考试成绩越来越差,学习压力越来越大,而因为这些原因,在家当全职妈妈的母亲总是呵斥他,不想上学的念头在他脑子里盘旋。


  闷闷不乐的状态,一直持续到今年3月底。“从前我还可以跟姐姐说,自从姐姐上了高中,我有些话就不想和她说了”。夏飞说,父亲外出打工已有一年,鲜有打电话回来。烦躁的时候,夏飞会打开电脑,漫无目的地浏览网页。网上的“大千世界”令他向往,他曾向父亲提过,想去体验一下外面的世界。


  对于夏飞提出找工作的想法,母亲无法理解。4月1日晚,她没忍住怒火,吼了儿子。当晚,夏飞没睡觉。他心里盘算着,或许是出去看看的时候了。他在网上搜索,在广州很容易找到工作。4月2日一早,他像往常一样背上书包出了门。不同的是,包里装的不是书本,而是几件衣服,目的地也并非学校,而是汽车站。就这样,装着偷偷从家里拿的2000多元钱,夏飞离家出走了。


  离家次日就想回头,自尊心让他越走越远


  离家前,夏飞自信地想,出去的一切都不会太难,“后来我才发现,这次出走不仅不容易,还很危险。”


  离家当晚,他坐火车先到了南昌,然后又从南昌坐车到了邻省的福建。他想就在车站附近先尝试找工作,他进了一家理发店说想学做洗头工,因拿不出身份证,他吃了个闭门羹。之后,他又去了餐馆、歌厅等地做了几天服务员。在试用期内,工作强度太大,让他感觉吃不消。此时,身上的钱已经花了一半……


  “其实,在离开家的第二天,我就后悔了,想回家”。夏飞说,在找工作受挫后,他心里充满着矛盾。他暗暗问自己,要不回家吧?只是,离家出走本来就是自己的决定,还偷了家里的钱,回去的话太丢脸了。强烈的自尊心以及对回家后会受到责骂的害怕,让他很快否定了这个想法。叛逆而复杂的心理推着他向前走,夏飞决定,还是要去广州看看。在广州停留了几日,他坐车到了东莞。刚出东莞汽车站,一个成年男子就过来搭讪,问他想不想做临时工,可以介绍他到鞋厂工作。就这样,夏飞在鞋厂干了几天。成年男子又提议,去四川吧,可以挣大钱。夏飞一听可以挣钱,就答应了。他万万没想到,这竟是一趟“危险之旅”。


  参与“碰瓷”的10天,很害怕被货车撞死


  夏飞还记得到成都火车站时是4月下旬,而民警发现他时是5月1日,相隔10天左右。这10天里,他的锁骨被打断,被“碰瓷”团伙带着在眉山、雅安和成都等地行骗。


  从成都火车站出来后,那名成年男子递给夏飞一瓶饮料。“喝了那瓶水后,我就睡过去了。醒来时,感到左肩异常疼痛,锁骨的地方又红又肿,感觉像是骨头断了。”夏飞说。


  他抬起头,看到四五个成年男子在昏暗的房间里坐着。后来他才知道,眼前的这帮人,是一个专业的“碰瓷”团伙。而他,已在四川眉山境内。团伙里的人逼迫着夏飞参与“碰瓷”,但是没有成功。几天后,夏飞被带到了雅安。“他们让我坐在自行车后座上,我很害怕,被货车真的撞上就真的死了。”


  在雅安,夏飞第一次成功“碰瓷”,当时他特别紧张,坐在一辆自行车后座上,旁边的人让他直接往大货车上撞,本来就受伤的肩膀,再在地上摔一次,他痛得说不出话来。那一次,货车司机决定私了,夏飞因此拿到了一笔钱,但他马上就交给了团伙里的带头人,带头人说:“这些钱先存在我这里,以后再分给你们。”


  夏飞所在的“碰瓷”团伙,平时分成两组,他所在的小组有3个人,带头人外号铁哥,专门负责开车去阻挡要“碰瓷”的车辆,另一个成年男子外号“死胖子”,扮演夏飞的“表哥”,而夏飞则扮演车祸伤者。


  每次“碰瓷”先由“铁哥”开小轿车去别正常行驶的车辆,正当被别车辆准备绕过小轿车时,“死胖子”就骑着自行车载着夏飞,往正在超车的被别车上撞。紧接着夏飞就倒地,造成被汽车碰撞致伤的假象。最后由“死胖子”提出“私了”,让对方驾驶员给钱了事。


  在雅安时,夏飞参与的“碰瓷”两次让对方司机给钱“私了”。“大哥让我把钱给他保管,之后会分给我。但我从没收到过钱。”夏飞心中充满了矛盾,在团伙成员的教唆下,他认为“碰瓷”是个“挣大钱”的活儿,但他心里清楚,这样做是不对的。直到在蒲江“碰瓷”时,夏飞被好心司机送到了医院,死胖子和铁哥逃跑,他才脱离了团伙。第二天,他从医院跑出来后也不敢报警,就一个人四处流浪,直到被民警发现被带回了派出所。


  B 寻子


  度日如年的等待


  从4月2日开始,在之后的20多天内,夏离发动全家一二十个人在江西景德镇当地和周边几个市州,进行地毯式寻找,70多岁的夏奶奶也拄着拐杖上街寻找。然而,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一家人慌了,不知道该怎么办……


  得知儿子离家出走,母亲哭成泪人


  4月2日上午9点刚过,夏离的手机响了。夏飞的班主任说,孩子没有到学校上课。夏离的第一反应是:不可能吧!在夏离心中,儿子乖巧听话,不喜欢出去玩,在县城的一所名牌中学读初一,考试成绩基本上都是全班一二名。在过去的一年里,夏离独自在外打工拼搏,妻子在家照顾儿子。夏离不知道,在他外出的这一年,进入青春期的儿子心理已悄然发生变化。


  夏离第一时间回到了家,就看见眼睛红肿的妻子。“怎么走的?”夏飞的母亲哭着说,这学期儿子的考试成绩不太理想,特别是最近半个月,夏飞坐在电脑前的时间越来越多,跟母亲的交流也愈加少了。“他这学期对我们说过,学习压力太大了,不想上学了,想出去体验一下工作的感觉,感受一下外面的世界,但我觉得,他可能只是说说而已。”


  “头天(4月1日)晚上,我就说了他两句。”夏飞的母亲说,接到班主任的电话,她十分惊讶,然后发现家里少了2000多元,这才意识到,夏飞可能离家出走了。


  孩子的出走,是夏离夫妻俩从未想到的。随后,他们报警了。


  全家人地毯式搜索,七旬奶奶拄拐上街找


  从4月2日开始,夏离发动全家一二十人在景德镇当地和周边几个市州,进行地毯式寻找。最初一周,当地的公园、网吧、酒店都被夏离搜了个遍。“我还通过电视台播了寻人启事,希望能有人能提供点线索。”夏离想尽办法,迫不得已,他通过电话把正在外面打工的亲戚一起喊回来帮忙寻找,70多岁的夏奶奶也拄着拐杖上街寻找。然而,结果却不尽如人意。


  5月1日晚上11点,夏离的手机响了。一位自称是江西当地警方的人问他,儿子是不是叫夏飞,四川警方在成都找到了他。夏离一下子哭了出来,“请您一定帮我看住他,不要再让他跑了!我明天马上订机票过来!”他想在电话里和儿子说话,被夏飞拒绝了。听到夏飞在电话那头窸窸窣窣的声音,夏离又急迫又心疼。那晚,他失眠了。


  5月2日下午6点半,夏离带着妻子和女儿,在蒲江县鹤山派出所见到了面容暗黄憔悴的夏飞。一家人立马哭成一团。夏离紧紧搂住儿子,这才发现,夏飞的肩膀肿得厉害。听民警讲完整件事情后,他才知道夏飞的锁骨是“碰瓷”团伙的人打断的。


  儿子告诉父亲:我想回家,又怕你打我


  5月3日,夏离带着儿子踏上归途。在回去的路上,儿子偷偷告诉父亲:“知道你们和姐姐要来接我,我又激动又害怕。我想回家,但又怕你打我。”


  这次回家,夏离没有打儿子,夫妻俩甚至一句重话都没说。只是在回家后,一家四口聊了很久。夏离说:“其实我们也在努力尝试改变对待儿子的方式。”夏离长期在外打工,这次变故,让他开始考虑应该多回家陪陪儿子。夏飞的母亲还有些自责,她觉得自己放弃工作,在家全职照顾孩子,付出了很多,但也许自己对待儿子有些苛刻,对儿子进入青春期后的叛逆有些考虑不够,“我应该多听听他说心里话。”


  在家休整了几天后,夏飞主动提出要重返学校,他怕耽搁太久,学习就跟不上了。自从这次回家后,父母发现夏飞比过去懂事多了,也开朗了一些。夏飞出走的事情在学校里已经传开,他对于这些并不避讳,也能平静地接受别人的询问。


  夏离说,听了儿子的经历后,他感到阵阵后怕。如今,他更担心在“碰瓷”团伙的经历会给儿子带来阴影。


  温暖的亲子关系


  “少年不识愁滋味,爱上层楼。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。而今识尽愁滋味,欲说还休。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。”用这首词来形容夏飞内心世界的变化,或许较为适合。这是一个叛逆孩子离家出走的故事,也是一对夫妻辛苦寻子的故事。


  父亲对孩子长期以来的亲情缺失,母亲对孩子望子成龙的急迫期盼,这都在无形中,给夏飞肩上再加重担。背负着长辈的期望,学习成绩骤然下滑,无处倾诉,加上青春期的叛逆与冲动,夏飞最终决定离家出走。


  在经历了难找工作、被骗加入“碰瓷”、被断锁骨又遭抛弃的坎坷经历后,夏飞依然不愿意回家。这值得深思。一方面是孩子强烈的自尊心,让他觉得离家出走再回家认罪,是件太过丢脸的事。另一方面,孩子一想到“家”,脑海里出现的是父母冰冷的责骂,他才对警察说:“把我关起来吧,我不想回家。”孩子以前的学习成绩很好,离家出走的结果竟如此狼狈,他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得苦苦支撑。


  倘若平时,母亲能理解孩子的叛逆,让他感到温暖;父亲能多抽时间陪陪孩子,让他有个倾诉的“靠山”,给他营造一个轻松、温暖的家的感觉,或许孩子不会轻易离家出走。

地址:昆明市西山区海口镇200号(原工人大学)

Copyright 昆明市西山起点养成教育培训学校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商务合作QQ:76026987 滇ICP备17002703号
在线咨询